書客居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891章 我原來這么流弊?(求月票)

第891章 我原來這么流弊?(求月票)


  當那句“陸院士已經走了”出口的時候,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市政和省政的人都來了,電視臺的記者也準備好了,卻沒想到在這半導體工業基地的門口撲了個空。

  然而氣歸氣,他們卻也無可奈何。

  畢竟他們一沒有預約過,二也沒有陸院士的電話,現在人都走了好一會兒了,指不定都已經上高速公路了,總不能再過去把人給追回來吧?

  那可真就把小問題搞成大問題了。

  也確實正如賈元平所預料中的那樣,就在他們和地方領導的隊伍在半導體工業基地的入口前“會師”的時候,陸舟的座駕已經穿過了高速路出口的路卡,朝著江陵的老家開去了。

  當他的座駕接近了高速出口的時候,卻是被這江陵收費站的模樣給狠狠驚訝了一番。

  只見在那收費站的頂上,幾座大號的探照燈抬頭照著,就像是那種用在廣場或者體育場上的激光燈,將光線打到了天上。

  顯然被這一幕給驚到的不止是陸舟,連王鵬也被驚訝到了。

  “這高速路的收費站是打了遠光?”

  也得虧這遠光是對著天上打的,沒有對著高速公路路面。

  否則在這高速路的出入口,指不定得撞廢幾輛車。

  “……”

  高速路收費站的方向,陸舟看了好半天才看清楚,原來這燈光不是為了打到天上去的,而是為了照亮收費站上面的橫幅。

  再仔細一看,他心中頓時蹦出來一聲臥槽。

  寫在那橫幅上的,正是他的名字。

  “……要不咱們換個高速路入口進去?”縱使臉皮再厚,陸舟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鵬尷尬地輕咳了聲。

  “……都到這里了,我上哪去找另一個路口?”

  不管情不情愿,也只能在這里下高速路了。

  就在王鵬開著那輛黑色紅旗,向著高速路入口的方向靠近過去的時候,收費站的旁邊,咧咧寒風中,一隊穿著很正式的人站在那里。

  在看到了那輛黑色紅旗的瞬間,一顆懸在心里的大石頭總算是落在了地上。

  孫曉峰看了眼旁邊的市長,連忙說道。

  “市長!就是那輛。”

  聽見了市長秘書的聲音,站在旁邊的其他人們也紛紛松了口氣。

  從中午開始他們就在這里等著,這會兒都已經晚上了,總算是沒有等到明天去。

  現在人等到了一群人,也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那就是陸院士的座駕嗎?”

  一位再過個幾年就要退休了的老干部,用羨慕的眼神看著說道:“黑色紅旗,這待遇不錯啊,估計上京那邊給配的吧。”

  “你看新聞不?”

  “廢話,在機關工作的干部哪個不看?”

  “那你看的肯定不仔細。”

  “為啥這么說?”

  “我這么說吧,你看他那車型。”

  周圍的人發出了小聲的驚嘆。

  又一名年輕的干部,忍不住說道。

  “我聽說他不是有一輛全球限售一臺的跑車嗎?咋沒見他開回來?”

  另一人輕聲感慨,有條有理地分析道。

  “跑車那東西開回家顯得太過張揚,這輛紅旗是國家給他配的,低調大氣上檔次,開出去不扎眼,也不掉排面,里面更是寬敞,適合跑長途。看來這位陸院士,也不像傳聞中那樣性情乖舛、不諧世事,也是一位心思細膩的人啊。”

  碰巧這句話被站在旁邊的吳市長聽見了,立刻小聲批評了一句說道:“什么性情乖舛,你就不能換個詞!”

  “是,是我疏忽了……”

  那人連忙低頭,趕緊接受了批評。

  就在這個時候,男的黑色紅旗已經開了過來,通過了收費站的路卡,向著旁邊停車的地方開了過去。

  帶著自己身后的隊伍走上前去,走在c位的吳鼎容市長,隔著老遠就熱情地伸出了右手。

  “陸院士啊,一路上辛苦了!”

  “哪里的事,”從敞開的車門后走下,看著迎上來的吳市長,陸舟上前兩步握住了他的右手晃了晃,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只是回家過個年,這么隆重怪不好意思的……”

  “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緊緊握著陸舟的右手,吳鼎容笑著開口說道,“咱們江陵一共出過17名院士,您是最年輕的一位,也是成就最高、為我國的科研事業貢獻最大的一位。您可不只是咱們江陵市的驕傲,也是我們全國人的驕傲,我只是替家鄉的父老鄉親們,表達一下我們心中的感謝罷了。”

  不愧是坐上了市長位置的人,場面話說的確實有一套。

  雖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更不愿意這么高調,但陸舟還是心領了他的好意。

  不過,心領歸心領,這個風氣是不能開的。

  大費周章地搞這么大排場,不只是耽誤他的時間,只怕還耽誤了不少路人的時間。

  松開了吳市長的手之后,陸舟用認真的語氣開口說道。

  “以后還是別這樣了,都是老鄉也別這么見外了,要是連回家過年都得占用這么多社會資源,我這都不敢回來過年了。”

  寒暄了好一陣子之后,委婉謝絕了送自己到家門口的邀請,約定了有時間再聊之后,陸舟總算是擺脫了這群熱情的有點過頭的人們,回到了那輛黑色紅旗上。

  在車后排坐下,陸舟長出了口氣說道。

  “總算是把這群人給擺脫掉了。”

  王鵬一邊發動了汽車,一邊笑著說道:“地方上的小領導們是挺熱情的,何況你還是根獨苗。”

  陸舟笑了笑說:“市長也不算小了吧。”

  “你在金陵可能感覺不到,在上京呆段時間就會發現……”王鵬搖了搖頭說道,“地級市的市長,還是太小了。”

  陸舟想了一會兒,覺得這么說也有道理。

  好像他去京城的那幾次,接待他的人都是領導……

  就在這時,陸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下意識脫口而出問道。

  “說起來,我算是什么級別?”

  聽到這個問題,正在開車的王鵬差點沒給嗆到。

  “你不知道?”

  “……沒怎么關注過。”

  一直以來都呆在學校里,雖然偶爾也會處理一些月球軌道施工委員會上的工作,但身為總設計師,他負責的主要是決策工作以及主抓科研這塊兒,而并非具體的發號施令。

  除了參加一些會議,和領導月球軌道施工委員會的長老以及科工局的李局長交流之外,陸舟平時也沒什么興趣和組織里的其他人接觸,更多的時候還是待在實驗室里。

  記得很久以前依稀聽誰說過待遇級別和行政級別的事兒,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他當時就沒太往心里去,這會兒早就搞忘掉了。

  見陸舟不像是在拿他尋開心的樣子,王鵬看了后視鏡一眼,輕咳了一聲說道。

  “月球軌道施工委員會是長老院直轄的部級單位,你居住的地方有警衛連常駐,特殊時期還會抽調兩個排過去,還有這車……你覺得自己是什么級別?”

  聽完了這句話,陸舟陷入了沉默,認真思忖了片刻。

  emmmm……

  以前他倒是沒怎么注意,只聽說院士好像是副部待遇。

  現在被這家伙這么一說,他才忽然意識到。

  自己是不是牛逼的有些過頭了點兒?


  (http://www.jjjdrl.live/a/62/62317/46045618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