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民國諜影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愿者上鉤

第二百六十八章 愿者上鉤


        可是對面這個吳少爺根本沒有半點讓步的意思,可兩個人又都是有成交的誠意。

        一時間兩個人僵持不下,這時早就在一旁偷眼觀察良久的河本倉士再也忍耐不住。

        他輕咳了一聲,見到眾人把目光轉了過來,便微微笑道:“打擾諸位了,石掌柜我們是見過面的,都是老客,能不能讓我也觀賞一下,這位吳先生,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他言語之中的意思很明顯了,這是對這對白瓷凈瓶有了很大的興趣,想要先看一看貨色。

        石喬山一聽頓時臉色一變,這突然出現的客人是要橫插一手,這對白瓷凈瓶他是志在必得的。

        當下很不高興的說道:“這位老先生,既然是老客,就應該知道我們古董行的規矩,我和吳少爺的生意沒有談出結果之前,您是不能從中插手的,還請您諒解。”

        這是斷然拒絕了河本倉士的意思,這個老家伙竟然跑到自己家門口搶寶貝,真是不知所謂。

        可是早就講價講的不耐煩的吳少爺頓時有了興趣,他伸手對河本倉士做了個請的手勢,笑著說道:“竟然是規矩,那么我們之間的生意結束了,這位老先生貴姓,對我這對白瓷凈瓶有意?”

        河本倉士本來被石喬山一說,也有些遲疑,古董行業里面的規矩當然也知道,但是他實在是太喜歡這對白瓷凈瓶了,心中患得患失,生怕與這對寶貝失之交臂,這才出口詢問。不過現在賣家主動退出之前的交易,這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他頓時眉開眼笑的說道:“老朽姓何,對瓷器獨有所好,那就先看一看,可好?”

        吳少爺當下連連點頭,說道:“何老先生,請隨意,我這也是急等著用錢,不然不會將家傳的這對寶貝出手。”

        一旁的石喬山看到二人竟然把自己甩在一邊,不禁有些氣結,搶生意搶到家門口了,不過做生意和氣生財,再說這對寶貝他也是舍不得放棄,就看看情況再說,最后花落誰家還未可知。

        河本倉士得到吳少爺的首肯,心中歡喜,他掏出潔白的手絹,將自己手中的汗漬擦干凈,然后走上前雙手輕輕地捧起一只白瓷凈瓶仔細的鑒賞起來。

        看到他的這一舉動,吳少爺和石喬山都是點了點頭,這位何老先生是一位行家啊,鑒賞瓷器和玉器這種表面光滑,而且易碎的物品,手中一定不要有汗漬,一是怕一時手滑,將物品跌落打碎,二是怕人體的汗漬會對瓷器或者玉器有腐蝕的作用,有些胎體較為粗糙的物件長期的接觸汗漬,也會有一定的損傷。

        看著河本倉士將手中的白瓷凈瓶上上下下檢查了良久,然后輕輕放下,又拿起另外一只仔細觀看,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只是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河本倉士的身上的時候,一直在吳少爺身邊的那位儒雅的中年人卻以審視的目光仔細觀察著河本倉士身體和各個部門,尤其是臉部的特征,最后看似無意向前挪動了幾步,好像也是關注這對白瓷凈瓶的樣子,離得河本倉士的距離很近,過了好半天,這才后退幾步回到吳少爺身后,可是和吳少爺的眼神交流中,卻是微微有些失望,顯然并不敢確定自己的判斷。

        吳少爺神色不變,心中有數,知道還要再創造機會,近距離的接觸一下才保險。

        就在大家都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河本倉士這才輕輕放下了手中的白瓷凈瓶。

        他摘下鼻梁上的金邊眼鏡,用潔白的手絹輕輕擦拭著,然后輕輕出了一口氣,感慨的開口說道:“今天能夠看到這樣的珍品,真是得償所愿,這是唐代邢窯的精品,通體白釉,不帶一絲雜色,瓷器胎質細膩,釉層均勻,手感渾厚滋潤,真是讓老朽愛不釋手啊!”

        吳少爺看到河本倉士非常的滿意,不禁心中歡喜,面帶愧然之色的說道:“這對凈瓶是我們吳家的家傳寶貝,我父親視若性命,如果不是家中資金周轉不過來,斷然不會出手,不是我不通融,只是這一次家中的資金缺口太大,最少也要一萬美元,所以在價錢上不能再讓了,不知道何先生意下如何?”

        河本倉士也是有些為難,一萬美元對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數額了,雖然自己在中國這么多年來,也搜刮了很多的財富,不過大多數都換成了古董和文物,手中的現金卻是不多了。

        他微微思忖了一下,這對邢窯的白瓷凈瓶確實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寶,如果錯過了,只怕以后再也難遇到了,他咬了咬牙點頭說道:“那就是這個價錢,我只是我身上沒有帶怎么多的現金,請吳先生稍等一下,我這就派人回去取錢!”

        “好!還是何老先生痛快!”吳少爺一拍大腿站了起來,“我就等著,放心,這對凈瓶就放在桌子上不動,您可以再鑒賞一會,到時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河本倉士也是滿意的一笑,這個吳少爺倒也是個明白人,在古董行業里就有專門做倒手伎倆的騙子,他們先是以真品示人,等交易談成,就會將真品裝好,在不經意間用極為相似的贗品偷偷換掉,讓買主在短時間里根本不會再仔細的去檢查,最后上當受騙。

        河本倉士精明過人,可是這一行的老手,一早就防備這一手,所以他并沒有離開,而是讓手下的護衛回去拿錢,而他自己就在這里守著,絕不會讓這對凈瓶離開自己的視線,可是現在這位吳少爺做事大方,直接就將這層窗戶紙捅破,顯然是以誠意示人,極為盼望達成這筆交易。

        他們這里交易就要成功,可是一旁的石喬山卻是著急了,這眼看著這對稀世珍寶就要落入手中,沒有想到被人橫插一手截了胡,當下趕緊站起身來,搶著說道:“慢著,二位你們在我這里談成交易是不是有些不妥,畢竟我身為地主,而且吳少爺也是沖著這我們敬石齋這塊招牌來的,這樣我也出一萬美元,吳少爺,這畢竟是我們敬石齋,你在這里跟別人成交,傳出去讓我們很難堪啊!”

        吳少爺一聽,不禁有些為難,這樣做確實有些不厚道,對敬石齋的聲譽也有傷害,他猶豫的看著河本倉士,嘴里欲言又止,最后終于開口說道:“何老先生,您看~,要不這一次先讓一讓石掌柜,下一次若是出手寶貝,我一定先聯系您?”

        言下之意竟然要反悔,河本倉士心中一急,他知道在別人的店里搶貨是有些不妥,可是他現在根本顧不上這一點,趕緊再次出價道:“做生意還是要你情我愿嗎,所謂價高者得之,這樣,我再多出五百美元,吳先生可還滿意?”

        吳少爺一聽點了點頭,也對啊,價高者得嗎!

        “一萬一千美元!”石喬山再次加價喊道。

        “一萬一千五百美元!”河本倉士是志在必得!

        石喬山這時可是有些退縮了,他在古董行里混了一輩子,什么樣的事情沒有見過,今天的一幕讓他有所警覺,這不會是對面這一老一少在給他設套吧?

        再說這對白瓷凈瓶現在的價值這就大概是這個價位了,自己再拿到手也沒有利潤了,東西雖然好,但是價格確實太高了。

        “好吧!何老先生手面大,小店就不與你爭了。”石喬山雙手一攤,作出退讓的姿態。

        看到石喬山的退出,讓河本倉士是大松了一口氣,他回頭吩咐一名隨從武官說道:“你馬上回去取錢,趕緊達成這次的交易。”

        這名武官趕緊點頭稱是,轉身出門而去,河本倉士對吳少爺說道:“那就請吳先生稍候了!”

        吳少爺見交易達成,臉上笑逐顏開,連聲說道:“沒有關系,我們就在這里等著,您接著欣賞凈瓶。”

        河本倉士點頭微笑,然后接著仔細鑒賞這對白瓷凈瓶,這個時候石喬山也有些疑慮,但是他還是想看一看這兩位是不是在做戲給自己看,所以這就冷眼旁觀,回到自己的座位,不再多說。

        這時候大家都安靜了下來,吳少爺有些無聊,便起身在廳堂里到處轉一轉,身邊的中年男子也站起來跟在后面,不多時兩個人來到一處角落。

        “怎么樣,有收獲嗎?”吳少爺以以極低的聲音問道。

        儒雅的中年男子也低聲回答道:“沒有很大的把握,此人面色帶黃略有浮腫,脖子較粗,嘴唇略微發紫,顯得比一般人要衰老一些,手掌也發青,口中還略有口氣,我初步判斷他的心臟不太好。但是沒有進一步的接觸,不能給出準確的診斷。”

        這兩個人自然就是寧志恒和穆正誼二人,他們之前早就在準備了這么長時間,就是為了對河本倉士進行近距離的接觸,讓穆正誼對河本倉士的身體健康狀況做一些初步的判斷。

        寧志恒點了點頭,低聲說道:“看來他的心臟應該有些問題,心臟病人最怕受到突然的刺激,一會我再制造機會,你見機行事!”


  (http://www.jjjdrl.live/a/67/67082/21588020.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