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民國諜影 > 第一千零一章 事情原委(求月票)

第一千零一章 事情原委(求月票)


  庚興為隨著孫連副一路走出了看守營房,孫連副看著他笑道:“老庚,還是你這個人識時務,不比那些粗貨,死腦筋想不開,當兵吃糧給誰扛活不是扛?等過幾天送到七十六號,他們就知道厲害了,那里的人可不像我們這邊好說話。”

  庚興為也是點頭應和著說道:“誰說不是!我也勸過他們,不過我人微言輕,也沒人肯聽我的,也懶得多說,孫連副,以后可要多關照關照,等哪天我到了七十六號混事,大家還都是朋友不是!”

  聽著庚興為熟絡的拉著關系,孫連副笑著點點頭,他知道這些軍官如果真的肯投靠偽政府,進了七十六號特工總部,那可比自己這個窮丘八強多了,自己沒準還真有求到他們的一天,所以嘴里雖然嚴厲,可從來沒有真的敢虐待他們。

  孫連副看著庚興為,接著說道:“上一次七十六號的那位張處長,對你就不錯,走之前還特意交代我們關照你,哎,該不是早就投靠過去了吧?”

  “噓…”

  庚興為一聽,頓時嚇了一跳,趕緊伸出食指豎在嘴邊,示意孫連副不要高聲,小心地左右看了一眼,這才放下心來。

  “你可不要說出去,這以后我還得和這些兄弟們共事呢!知道我先慫了包,這里面可有幾個手狠的,都敢捅我黑刀,你信不信?”

  庚興為本來就不一個意志堅定的人,只一接觸,就被張敬堯給拉過去了,可是他知道,自己這么做就是背叛,在局勢沒有明朗之前,他可不想過早的讓別人知道,等到人都進了七十六號,自然就不是問題了。

  孫連副知道庚興為的小算盤,不由得嗤笑了一聲,笑罵道:“就你這鬼心眼多!”

  兩個人邊走邊說,來到了后勤處,營長高元武早就等在這里,看到庚興為過來,眼睛眨了眨,開口說道:“搞什么,等這么半天!老庚頭,你今天帶著人去買點糧食回來,這是采購單子,就去街東頭那家福興糧店,他們會告訴你的,今天采辦的東西多,你把賬記好了,回來虧待不了你!”

  庚興為笑著點頭說道:“高營長,交給我您就放心吧,一準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

  高元武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皺了皺眉,對孫連副交代道:“給老庚頭換件軍裝,早去早回!”

  說完,就沒有再多說,揮了揮手,轉身快步離去,

  庚興為詫異地看了看高元武的背影,有些疑惑地問道:“這高營長什么時候管起后勤了?”

  孫連副不耐煩的說道:“管那么多做什么?聽吩咐做事就好了,哎!回來的時候給我帶點鹵菜,我這嘴里也淡的沒味道了。”

  庚興為連連點頭答應,然后換上了綏靖軍軍官的軍裝,這才帶著一輛卡車,幾名軍士出了軍營。

  車輛一路不停來到了附近的集鎮上,此時也已經近中午時分了,庚興為下了車,其他的軍士們也跳下了車,庚興為按照清單開始采購物品,這一次清單上的東西,零零散散的還真是不少。

  庚興為身邊一直沒有離人,他也知道,這幾名軍士只怕也有看著他的意思,也不以為意,反正他也沒打算跑。

  再說這附近到處都是軍營,只要驚動了駐軍,馬上就可以戒嚴搜查,庚興為想逃也逃不出去。

  不多時,東西買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大宗的糧食沒有買,庚興為順著街道,一路來到街尾的福興糧店。

  這處糧店是以前經常來置辦軍需的地方,掌柜看著他們進來,趕緊迎了上來,和庚興為打著招呼。

  “長官,眼生啊!”

  糧店掌柜很有眼力的遞了一根香煙過來,庚興為接了過來,笑著說道:“老陳頭病了,我替他一回。”

  “好,好,那就請長官多關照了!”

  糧店掌柜為庚興為點著煙,順手將一盒香煙塞到了庚興為的衣兜里,然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將庚興為引到店里面挑選。

  庚興為是采辦的老手,他直接來到糧箱前,每個糧箱都伸手抓了把米,仔細的挑選了一下,點了點頭,示意身后的軍士稱量,糧店掌柜上前低聲說道:“長官,里面談談,這回扣還是和以前一樣,絕不會讓您白辛苦!”

  庚興為心中并不意外,這軍中采買軍需,虛抬高價是正常的事情,尤其是有大宗買賣的時候,基本上都有回扣可拿,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庚興為會意的一笑,看了看在前廳忙活的幾位軍士,也就點了點頭,隨著糧店掌柜走入了后堂。

  后堂有一道走廊,穿過去就是一處獨立的房間,糧店掌柜撩起了布簾兒走了進去,庚興為隨后也邁進了房間。

  可剛剛進入房間,就覺得腦后生風,渾身一震就失去了意識,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這時候從房門后面閃出幾道身影,正是周浩和兩名行動隊員,出手襲擊庚興為的正是周浩。

  他早就按照之前和高元武的約定,重金收買了這位糧店掌柜,一直就隱藏在暗處,就等著庚興為入局。

  他看著倒在地上的庚興為,揮手示意兩名隊員把人抬了出去,然后對著有些驚慌失措的糧店掌柜的說道:“知道怎么說嗎?”

  糧店掌柜趕緊點頭說道:“知道,知道,就是這個人打昏了我,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周浩點了點頭,再次叮囑道:“咬死了別多嘴,不然你也脫不了干系。”

  “明白!明白!”

  周浩沒有再耽擱,直接一揮手,一掌打在梁店掌柜的脖頸處,將他也打昏在地,這才快步出了門。

  很快,糧店后門處,一輛轎車快速離去,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當天下午六點,上海市區的一處安全屋里,寧志恒正在聽取左剛的匯報。

  “處座,我親自對庚興為進行了審訊,他很配合,馬上就交代了情報,這是審訊記錄。”

  說完,他將一份材料遞交到寧志恒的面前,寧志恒接過來仔細查看,這才明白了整個事情的原委。

  原來在蘇南太湖一帶盤踞的救國軍所部,在敵后堅持抗戰以來,在物資方面一直都極為缺乏,軍統局每每設法通過特定渠道,給他們補充軍需物資,這里面軍火是不缺的,因為國黨政府本身就有軍工廠,供應槍支彈藥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別的物資就很是匱乏了。

  尤其是藥品,作為最為關鍵的軍中必需品,一直都是供應極少,因為西藥不能自己生產,完全依賴于走私渠道,價格昂貴,還是有價無市,所以軍統局也沒有能力把這么珍貴的西藥,運送到遠在華東的蘇南地區,就是運輸進來也是很少的一部分,根本供應不上。

  于是救國軍總部就試圖從敵占區里購買西藥,可也是杯水車薪,很難滿足長期作戰的需要,這種情況一直困擾著救國軍。

  后來他們在應對日本人掃蕩的時候,和盤踞在茅山地區的新四軍進行幾次聯合行動,接觸的時候很快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武器裝備落后的新四軍,偏偏在一些必需品上并沒有他們想象的那樣缺乏。

  尤其是藥品很是充足,在新四軍的戰時醫院,傷員們能夠得到很好的治療,同時還有能力接治了一些救國軍的傷員,這讓救國軍總部大為驚奇。

  于是在幾次接觸下,雙方達成了一定的共識,那就是救國軍用軍火來換取新四軍的藥品,互通有無,相互補充,這對大家都是雙贏的好事。

  于是在今年的春季,雙方完成了幾次交換,而當時身為軍需官的庚興為,就親身參與過兩次,并和新四軍派來的軍官接觸頻繁,所以就結識了幾位新四軍軍官。

  后來到了今年的夏季,庚興為進入南京城,采買一些非軍事物資,就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不經意間,又見到了之前認識的一位新四軍軍官。

  不過這個時候,這位新四軍軍官已經換了一身打扮,完全是一副商人的模樣,庚興為出于好奇,便向周圍的人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此人現在是當地的大商行,茂源商行的經理常成業。

  新四軍和救國軍在南京城都有自己的采購渠道,常成業變身商人,為新四軍供應物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庚興為只是在不經意間認出了常成業,可他并沒有進行接觸,隨后就各自行事,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自從這一次他被俘之后,在張敬堯的軟硬兼施之下,很快就投靠了過去,在張敬堯追問下,交代了不少情況,尤其是關于軍需渠道方面的情況。

  這個時候,因為南京站的全軍覆沒,救國軍在南京的據點都被破壞,庚興為知道的那點情況已經過時了,所以也沒有造成什么危害。

  可是關于茂源商行經理常成業的情況,張敬堯一下子就重點關注了起來。

  一直以來,因為地下黨的組織嚴密,地下工作經驗豐富,張敬堯的三處,都沒有能夠搜集到有關新四軍和地下黨的情報,可是這一次,竟然能夠有這樣的意外收獲,頓時讓張敬堯喜出望外。

  以他多年和地下黨打交道的經驗,他敏銳的感覺出,這個茂源商行一定是新四軍和南京地下黨在南京城的重要據點。

  如果能夠順著這條線,就能夠挖出整個南京地下黨的蹤跡,甚至能夠倒溯追查到新四軍的藥品來源,他相信,這一定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運輸渠道,這對于新四軍和南京地下黨,絕對是極為沉重的打擊。

  所以他不敢掉以輕心,馬上向李志群匯報了這一重要情況,李志群當然也是高度重視,可是這個時候正值丁李之間的矛盾迅速激化,李志群一時無法抽身。

  再加上這個常成業遠在南京,李志群這一次可不愿意再便宜了聞浩,他要獨享其功,所以決定自己動手,可是他的力量一時又難以伸到南京,所以他才讓張敬堯制定一項周密的追查計劃,再派遣得力人員前去南京執行,這個工作難度不小,目前還沒有開始實施。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底還是讓駱興朝察覺到了不對,這才上報給寧志恒。

  看到這里,寧志恒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暗道一聲僥幸!

  


  (http://www.jjjdrl.live/a/67/67082/491952796.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