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民國諜影 > 第九百八十章 刺殺行動(求月票)

第九百八十章 刺殺行動(求月票)


  巡警們突然變身為刺客,向李志群等人發難,這一突發的情況讓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

  李志群這個時候正好從警衛的身后轉了出來,正準備上自己的轎車,身子的上半身就暴露在對方的槍下,可以說,對方的時機拿捏的很好。

  不過李志群運氣極好,他剛才也一直看著這場鬧劇,看到巡警們吃癟,最終放棄追趕時,也是覺得好笑。

  可他畢竟是反應機敏的老特工,尤其是這些年來,一直處于情報一線,警惕性之高和反應之迅速都遠不是一般特工所能夠相比的。

  就在巡警們動手之前,還是被他看出了一些不妥,警哨和警棍都是上海巡警們的標準配置,可是李志群突然發現,眼前這幾位巡警的警棍,都是左手拿著,他們的右手都是空的,這頓時讓他心頭一緊。

  果然,就在心中警兆一起,對方就動了手,右手同時抽槍在手,發起襲擊,這個時候李志群反應神速,他身形一退,同時一把抓住身邊跟隨的孫向德,向自己懷里一帶,同時只覺得左肩被強力的一推,頓時半邊身子發麻,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可是被他拽在身前的孫向德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只在剎那間,頭部和胸口連中數槍,被打的身子發顫。

  刺客們使用的都是勃朗寧大口徑手槍,這種手槍的威力強大,是所有近戰手槍里,僅次于柯爾特手槍的槍種,在五十米之內都有致命的殺傷力,所以孫向德在身中數彈的情況下,當即斃命,身子也向后倒了下去,正好壓在李志群的身上。

  這些巡警們的槍法不錯,第一批的打擊都集中在李志群身上,所以子彈落點密集,反而對李志群身邊的警衛們沒有產生多大的打擊。

  李志群的警衛們在槍聲響起的時候都是一懵,但到底都是精挑細選的好手,第一輪的槍聲過后都反應了過來,頓時大聲驚呼,紛紛拔槍準備還擊,最近的幾名警衛都撲過去,擋在李志群的身前。

  李志群倒地,正好躲進轎車的遮擋范圍,讓巡警們接下來的打擊沒有了目標,但是他們訓練也是有素,第二批打擊不間斷地射出,還是將幾名反應不及的警衛擊倒。

  可是這個時候警衛們的反擊也開始了,李志群身邊最少有二十多名警衛,也都是身手矯健的行動人員,他們的反應速度并不慢,在經受了兩輪打擊之后,開始反擊了。

  頓時槍聲大作,這幾名巡警也有了傷亡,站在最前面的兩個巡警胸口連中數彈,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一時間街道上子彈密集交叉穿梭,就連他們身邊躲避不及的行人也都紛紛中彈。

  這個時候附近的人群才反應過來,頓時驚叫之聲四起,原本密集的人群到處抱頭鼠竄,場面頓時大亂了起來。

  “撤!”

  為首的巡警也中了一槍,但還沒有失去戰斗力,看到李志群已經倒了下去,也就不再戀戰,斷然下令撤退。

  巡警們立時抽身就走,借助混亂的場面躲在人群中,迅速撤離,可是警衛們哪里肯放他們走,根本不顧及街道上的行人,快步緊追上去,子彈密集的射擊過來,又有兩名巡警和一些行人倒地,巡警們邊打邊撤,雙方交火的子彈,街道上到處橫飛,巡警們很快退到街尾。

  這個時候被打倒在地的李志群也被警衛們攙扶了起來,他左肩中槍,并沒有致命的傷害,還能保持清醒,他看了看腳下的孫向德,狠聲命令道:“咬住他們,發出警報,我倒要看一看,他們能跑到哪里去。”

  就在這個時候,在街尾的一家商鋪里突然傾瀉出一陣彈雨,從側面襲擊,將追得最近的幾名警衛打倒在地,嚇得警衛們都停住了腳步,就地臥倒躲避,或者是左右尋找掩體。

  “快走!”

  幾名男子沖出了商鋪,舉槍密集射擊,掩護著幾名巡警逃離,不多時就逃出了街口,緊接著幾輛轎車飛馳接應,襲擊者們都縱身鉆進了車內,車輛油門踩到底,以極快的速度離去。

  一隊警衛們也不肯放松,也發動車輛跟了上去,他們要咬住對方,很快槍聲就會引來各地的警察和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特務,對方想要脫身也并不容易。

  剩下的警衛們看到李志群傷口流血不止,臉色變得慘白,也不敢怠慢,趕緊把李志群送到附近的醫院救治,有機靈的警衛跑回報館里,打電話向七十六號特工總部求援。

  李志群遇刺的消息很快傳回了七十六號,所有的主要干部嚇得聞風而動,一起趕到了醫院看望,所有人都是帶齊了警衛,如臨大敵,整個特工總部的氣氛越發的緊張了。

  駱興朝也是在第一時間匆忙趕到,這個時候正在籌劃新的刺殺行動的吳世財也帶人趕了過來,病房里一下子擠進了一大堆人,都守在手術室外面等候消息。

  吳世財一把抓過李志群的隨身警衛,詢問整個刺殺的過程。

  等到警衛們把情況敘述完,吳世財問道:“抓到活口了嗎?”

  “沒有!他們偽裝成巡警,我們措手不及,孫處長和五個兄弟被打死,還有兩個重傷,有四個刺客被我們打死,其他的人都逃掉了,這些人非常熟悉地形道路,我們的人追到了北馬路一帶就追丟了,不過,我們從打死的刺客身上找到了這些傳單,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撒!”

  說完,警衛將幾張傳單遞給了吳世財,吳世財一把抓過,看了一眼,啐了一口,就扔到了地上。

  “么的,騙鬼呢!”

  大家上前一看,都是些抗日傳單,這種傳單前兩年大街上還有人在散播,隨著時局的發展,現在上海市區,已經沒有人敢在這樣做了。

  大家都是心明眼亮之人,現在丁李雙方已經短兵相接,打的你死我活,是誰干的一清二楚!

  駱興朝長出了一口氣,開口嘆道:“真是小瞧了丁墨,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直接對主任下手,萬一要是讓他得了手,這特工總部可就塌了天了!”

  他一發言,一下子就引起了共鳴,第三處處長張敬堯緊跟著說道:“就是,主任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們這些人可就完了,這么大的局面,誰也撐不下來!”

  第五大隊行動隊長郭雄,是青幫弟子,也是李云卿的門徒,他早就按耐不住了,冷聲說道:“人家都已經刺刀出鞘了,我們也不能沒有動作,不過就是一個小小聚川學院嗎?我們調集人馬給他打下來。”

  吳振明白了他一眼,說道:吳世財:“如果那樣干,還沒有等打下來,日本憲兵們就會插手,在上海市區明著火并,行不通的!”

  “明的不行,暗的來我們也不怕,我們人手充足,手下都是本地的青幫子弟,人多勢眾又熟悉情況,就不信打不過他們!”

  “就是,今天是孫處長,明天可就不知道是誰了,大家這個時候可不能手軟!”

  “好了,別吵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吳世財可就不耐煩了,高聲打斷了眾人。

  “現在主任被人暗算,我們不能就這樣算了,從現在開始行動大隊聽我的安排,各自選定目標下手,其他人在這里守著主任,等手術完成后,就護送主任回七十六號特工總部,醫院里不安全。”

  吳世財這一開口,大家都是不說話了,現在李志群一倒下,吳世財算是七十六號里話語權最大的人了,畢竟所有的行動力量都在他的手里把握著,幾名行動隊長都是點頭領命,隨著他快步離去。

  駱興朝看著吳世財等人離去,心中暗自高興,他是真沒有想到,丁墨會這么狠,直接對李志群下手,只是有些可惜了,最后還是讓李志群逃過一劫,不過這樣也好,如此一來,李志群更不會善罷甘休了。

  當然,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眼線的身份,于是尋了一個借口,出了醫院向影佐機關趕去,他要向晴慶正良匯報現在的情況。

  畢竟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李志群遇刺,這些事情必須要給晴慶正良通報一聲,不然就是他的失職了。

  聽聞李志群突然遇刺受傷,晴慶正良自然大吃一驚,駱興朝便將大概的情況敘述了一邊,當然是有所選擇的做了一些掩飾,最后說道:“大佐閣下,現在丁李二人矛盾激化,李志群甚至對周福山也大為不滿,他認為周福山也參與了李云卿的刺殺案,再經過這一次的刺殺,我看他以后對新政府的這些人必然會心存戒心,這倒是很符合我們帝國的利益。”

  晴慶正良微微點頭,他對于李云卿的死并不在意,充其量不過是個老朽的青幫頭子,但是李志群是他很看重的人才,也是他一直支持的對象,對日本人也一向忠心,這樣的爪牙還是用的上的。

  “也好,這樣一來,他就知道離開我們帝國的支持,他根本就一事無成,這些人向來喜歡內斗,那就讓他們斗一斗,給丁墨這些人一些厲害!”

  晴慶正良知道以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力量,絕對能碾壓丁墨,正好也能敲打一下這些一直試圖擺脫日本人控制的人,所以他根本沒有打算插手其中,對于中國人之間的內斗,他一向都是樂見其成。

  而且他要等到周福山這些人走投無路,招架不住的時候,他再出手控制局面,這樣才能起到敲打偽政府這些官僚的目的。

  駱興朝的目的也是如此,他在敘述中盡量淡化了事情的嚴重性,就是不想讓晴慶正良插手其中,制止雙方的爭斗,現在看來,晴慶正良也是另有心思。

  


  (http://www.jjjdrl.live/a/67/67082/493879397.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