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重生之衣冠嫡妻 > 第一百零三章 供出主謀(二更)

第一百零三章 供出主謀(二更)


  傅鄴一看到那縣令微胖的身軀,以及諂媚的笑容,立即認出了對方,“是你啊。”

  “可不是?傅公子真好記性。”永安縣的縣令忍不住一臉的興奮。

  他曾經讓人牽線到過常平侯府拜見過侯爺傅松,當時傅鄴也在場,他當時對這個常平侯府的大公子都是極力討好的,依他這微末的身份能得到常平侯的賞識,那可是祖墳冒青煙了。

  傅鄴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常平侯傅松的人,那事情就更好辦了,對這笑起來臉更圓的永安縣縣令,他的印象其實并不深刻,都想不起來前世這位仁兄還有什么事跡。

  “傅公子這次來青云鎮應該早點通知在下,我也好早點盡地主之誼。”永安縣的縣令搓著手道,不過他雖然注意力放在傅鄴身上,卻沒有忽略一旁的陶姚,暗自揣測著這個年輕貌美的少女究竟與傅鄴是什么關系。

  看站位這兩人也不像是主仆,關鍵是這個年輕貌美的少女看起來臉色有點冷,而且傅鄴看她的目光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

  “無妨,你畢竟擔著一縣之責,總是要忙些的,我不過是私人事情暫時在此逗留。”傅鄴道。

  陶姚對于他們之間的寒暄并不在意,也沒有留心去聽這永安縣的縣令的巴結之詞,看了看那被綁得結結實實的一串地痞流氓,她開口道,“縣令大人,我們是來報案的。”

  正想要再說些巴結之詞的永安縣的縣令這才敢真正將目光放在陶姚身上,“報案的?”

  “對。”陶姚道,她伸手指著那被綁起來的一串人,然后簡單明了的將事情說了出來,最后才道,“這就是事情的經過,這一串人在鎮上為非作歹,希望縣令大人能將他們繩之以法。”

  永安縣的縣令微胖的臉上頓時浮起一層恰到好處的冰霜,“姑娘放心,我一定查明事情真相,將這些人全部判刑。”

  這幾個地痞流氓永安縣縣令不熟悉,可一旁的縣丞卻是認識的,其中一個正是他第三房小妾的兄弟,此時看到對方出現,他的額頭頓時冒出了一層冷汗,好在這便宜小舅子如今被人堵住了口說不出來話,要不然就要得罪了大人物。

  看來待會兒等這兩人走了,他再向縣令大人求下情,把這事給囫圇過去,他心里盤算的是很好,但可惜事態的發展并不朝著他的想象去發展。

  陶姚看到那個似是這幾個地痞流氓的頭頭的人,不停地朝站縣丞的方向挪動著,看那急切的眼神,似乎與對方相識,這就讓她留了一個心眼。

  她剛要說什么話時,一旁的傅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開口,剩下的話他來說,于是,她這才閉上了嘴巴。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階級這東西就是個操蛋的玩意兒,她的身份地位肯定不如他的好使。

  “這幾人當街強搶民女,縣令還是當場就審問他們為好。”他輕聲道,聽來是建議,其實相當于命令,他當然也看得出來這伙人的頭頭與那一旁大氣都不敢喘的縣丞似乎有關系。

  永安縣的縣令何等精明的人,同樣也瞧出了端倪,這下子他不悅地看了眼自己的副手,怎么偏縱容出這樣的人,還好死不死地撞到了貴人的面前,那他不死誰死?

  縣丞也暗自叫苦,恨不得將這便宜小舅子給結果了,古人有言色字頭上一把刀,他以前不信,現在是深信不疑。

  永安縣縣令聽到傅鄴這話,哪里敢違背,立即著人升堂開審。

  青云鎮隸屬于永安縣,這里的衙門比不得縣上那個高大上,不過卻也樣樣俱全,很快,堂審就開始了。

  他不敢讓傅鄴站著,于是命人搬來圈椅,請傅鄴坐下,而且因為不知陶姚的身份,他也客客氣氣地也請她坐下。

  傅鄴相當不客氣,直接拉著陶姚就大大方方地坐下,陶姚斜睨他一眼,看他一臉的閑適,這才跟著坐下,有得坐不坐那是傻子才干的活。

  那地痞流氓的頭頭一被拿下堵嘴的破布,立卻一臉著急朝縣丞道,“姐夫,救我,他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縣丞就立即大喝一聲,“閉嘴。”

  那地痞流氓的頭頭頓時就傻眼了,他以前沒少打著這便宜姐夫的名號行事,所有找上他辦事的人都是看中他的身份,若真出了事,還有縣丞給兜著。

  縣丞以前也不怕他帶來的麻煩事,可今天不同,他雖然不認識這一男一女是什么人,但看頂頭上司對對方的巴結,他就知道是大有來頭的人,反正他得罪不起,遂,他站起來朝縣令大人道,“稟大人,這是小人那小妾的兄弟,既然他如今犯了事,那出于避謙,小人也應當避開到一旁。”

  他這是擺明了撇清關系,永安縣縣令一看就知道這副手的意思,念在這副手也頗能幫得上忙,他也就順勢讓他退下到一邊,總之第一個就摘清了他。

  陶姚冷眼看著這兩人的表現,果然官官相護啊,若不是她今日仗了傅鄴的勢,只怕就憑她一人到此報案,估計也不會有人當成一回事,連面子做都不做,直接就放人。

  這官場黑暗的冰山一角,她算是領會了。

  傅鄴沒有說話,他自己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都是混官場的,對這些操作那是熟悉得很,遂也沒提出反對意見,“縣令,還是先審審這人當街強搶民女是受何人所指使?”

  陶姚一聽到這話,立即坐正身子,這是她最關注的事情。

  永安縣的縣令見狀,也沒有多費話,立即一拍驚堂木,朝那傻了眼回不過神來的地痞流氓的頭頭喝道,“你做出此等行徑是受何人所指使,立即老實招供出來,不然本官就要大刑侍候。”

  那地痞流氓的頭頭開始還嘴硬不肯說,后來看到他那便宜姐夫真不管他,而衙差又拿著大刑走向他,他早就嚇得臉色發白,不敢再硬氣,立即不停磕頭道,“我招,我招……”

  陶姚豎起了耳朵聽對方的招供,當聽到這人所說的主謀是一個叫吳氏的女人時,她也傻眼了,搜了一下記憶,不認識這號人物啊,這人是誰啊?

  ------題外話------

  三更會比較晚,大家明天再來看吧。


  (http://www.jjjdrl.live/a/74/74223/84501686.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