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重生之衣冠嫡妻 > 第四十一章 族長問話(二)

第四十一章 族長問話(二)


  陶家族長的臉色更難看幾分,難道他能說夫子說的話是錯誤的嗎?那天下的讀書人還不得撕了他?這陶姚實在是狡猾,以前他真是看走眼了。

  衛家族長忍著笑意看了眼陶家族長,這讀過書的人就是不一樣,知書能識禮之外,至少懟起人來也占優勢啊,這下子他更堅定要送家里的大孫子上學的想法,至于女娃子,不是人人都有陶姚那樣的命,能遇上陶謙與姚氏那樣的父母,畢竟農村之家供個讀書人真心不容易。

  陶有財與方氏的神色都不太好看,這陶姚是怎么一回事,到了族長面前,也沒見她怕得瑟瑟發抖,還振振有詞起來,他們心里都有幾分著慌,但又堅信自己沒有做錯,故而臉色雖然有些虛,倒也沒全然垮掉。

  “這……”陶有財往前一步,朝兩家族長道,“這衛家找上我家又鬧又打的,起因就是陶姚啊,總得要她說清楚才是。”

  陶家族長這才輕咳幾聲,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這才不再故意繞彎子搞什么先發制人,而是直接問道,“那衛大勇一家可是為了你與陶有財家起的爭執?衛家人說是因為陶有財一家想要你重新回去而設陷阱害了衛老三摔田里去了,可有此事?”

  陶姚假意想了一下,這才從容道,“確有此事。”

  陶家族長聽聞這話,臉上才有了些許笑容,只不過很快這笑容就隱了去,表情又是一貫的威嚴,只見他怒拍了一下桌子,“好你個陶姚,這事分明就與你有關,你之前倒是推得干干凈凈。”

  “族長容稟,”陶姚道,“村里有流言我是掃帚星,衛奶奶他們因此……”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陳述了一遍,最后才直視陶家族長道,“至于這流言是不是有財叔家放出去的,族長可以傳相關的人來問話便知,做過的事情哪有可能不留下痕跡?村里的人眼睛都是雪亮的,這事能瞞得過他們嗎?”

  她的手往外一指,語音鏗鏘有力地指向在堂屋外圍著看熱鬧的村民。

  那些村民也沒有讓她失望,頓時就有人在外圍就嚷道,“族長,這事我能做證,是有財那婆娘與我親口說的,陶姚是掃帚星,害了她家的大郎……”

  “我也可以證明,我親口聽到有財那大閨女也說過這樣的話,那時候大家都在村里的小溪邊洗衣裳,這話好多人都聽到過……”

  “就是,我也聽說過,有財那婆娘與大閨女可是口沒個遮攔的,什么臟的臭的都敢往外說……”

  “……”

  一時間,話題偏了,不管是不是方氏與陶春花說過的流言都被安在她們母女倆的頭上,再加上農村人說話也不太講究,粗口張嘴就來,方氏還好一點,陶春花還是剛及笄的大姑娘,哪里能受得了這些難聽又帶著人身攻擊的話?

  只見一直沒有多少存在感的陶春花頓時“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之前家里與衛家打群架,她初時還敢上手與衛家的嬸娘打起來,后來見自己吃力不討好,又怕真被抓破了相,遂一直躲著,倒也沒有受傷,畢竟見形勢不太好,她也不敢放肆落井下石害陶姚。

  現在被村里的長舌婦東一句西一句地討伐,頓時就用手掩著臉哭著跑出了堂屋,這讓她以后還如何見人?

  外面廊下聽得全身都血液沸騰的陶春草看到她姐跑開的身影,眼里有著嘲弄與戲謔,她這個姐姐一向在家里作威作福,什么家務活都不干,活得似地主家的閨女似的,她早就看不慣了,只不過自己不受父母重視,也知道爭不過這個姐姐,故而什么也不敢做,現在總算借著陶姚讓她吃了個啞巴虧,真是爽。

  只不過這些陰暗的心思,她是萬萬不敢表現出來的,遂很快就低下了頭,似乎一臉難堪的樣子。

  衛嬌杏有點同情她,以為她傷心地要哭,忙伸手輕拍她的肩膀,“春草,你還好嗎?要不要去追一下你姐?”

  再抬起頭來時,陶春草的眼睛微微泛紅,顯然是哭過的樣子,這讓在場的人都有點同情她,要受自家母親和姐姐的拖累。

  陶春草搖著頭輕聲道,“我姐只是一時管不住嘴,她……她沒惡意的……”

  這句辯駁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顯然就連陶春草這親妹妹也不太相信她的姐姐,聽到的人只更認定了陶春花就是故意抹黑陶姚。

  至于抹黑陶姚干嘛?那當然是逼陶姚回陶有財家當牛做馬啊。

  村里的人又開始七嘴八舌訴說當年陶姚在陶有財家借住時,從早干活到晚上,睡覺只能在柴房的干草堆上,畢竟村里人抬頭不見低頭見,陶姚的生活軌跡哪可能瞞得住別人的眼睛?

  外面七七八八的議論聲,堂屋里的陶家族長也聽了個真切,不由得狠狠瞪了眼方氏,不管陶姚有沒有陶家的血統,她畢竟是陶謙的養女,這樣詆毀一個小姑娘,她這不就是在抹黑陶家一族的名聲?

  方氏瑟縮著脖子,不敢再胡亂說話,就連外面的長舌婦安在她頭上那些不是她說的流言,她也不敢大力反駁。

  “方氏,村里人說的都是真的?”陶家族長怒問道。

  “沒……沒有……我……沒做過那樣的事情……”

  “那你有沒有說過陶姚是掃帚星?”

  “我……”

  方氏想否認,可看了眼外面指責她的村民,有好些個與她平日里就不對付,現在抓著機會還不得整死她?故而她咬著唇局促地站在一邊。

  “族長問你話呢,你還不趕緊回答?”陶有財沒想到方氏居然會犯了眾怒,心里頭也憋著一肚子火,只是在這場合不敢發作,只能用手推了推方氏要她趕緊回話。

  “說過。”半晌,方氏訥訥地回了一句,隨后又辯道,“可那是我一時心情不好拿話罵了她,這……村里人心情不好的時候誰沒罵過人啊?”

  “你是故意傳播出去,說陶姚克了你的大兒子,這就是藏了壞心的。”堂屋外看熱鬧的村民中有人立即就反駁了方氏的辯解。

  “對,我們也罵人,但我們沒有到處傳揚,當場罵過就算了,你這就是故意在使壞。”

  “……”

  一時間,又是一堆的討伐聲。

  方氏氣得臉紅脖子粗,只是一口難敵眾嘴,只能惡狠狠地瞪著那些個與她不對付的人。

  “都給我安靜。”陶家族長立即揚聲道,堂屋外的討論聲這才漸歇,眾人又開始關注事情的進展。

  “陶姚,那衛老三的事情,你怎么解釋?”陶家族長看到自己的威信得到了施展,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不過就算掃帚星的事情陶姚辯了過去,衛老三這事情關乎衛家,他姑且看也還能如何辯?

  ------題外話------

  祝大家國慶節快樂!祝愿我們偉大的祖國越來越繁榮昌盛,國泰民安!


  (http://www.jjjdrl.live/a/74/74223/85628053.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