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重生之衣冠嫡妻 > 第二十二章 欣賞字畫

第二十二章 欣賞字畫


  如果此時有細看陶姚的眼睛,就會發現她的笑意并不達眼底,本來是當玩笑話說的,不過話音落地時,她的心頭卻突然陰云重重。

  這輩子她還沒有機會去認識姓傅的,他們不可能現在就來害她,尤其是傅鄴,她討厭他更甚于傅蘭心,這一世最好不相見,不然她可不保證看到他的臉,她會不會出離憤怒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

  思及此,她悄然深呼吸一口氣,想誰不好,非要去回憶傅鄴那廝,第一世時認識他,就猶如他的名字一樣,真真就是一場孽緣。

  排除了姓傅的那一群缺德玩意兒,剩下會害她的最可疑的人幾乎呼之欲出。

  也對,她這輩子提前這么早就反抗了方氏,依方氏那性子,怎么可能會放過她?

  看來第一世時那事要提前到來了,這會兒她的笑意更甚。

  無論方氏要做什么,她都會奉陪到底,既然她第一世時都能逃過她的暗害,沒道理,這一世會輸給她。

  “陶姚姐,你說話真好玩。”衛嬌杏“噗嗤”一聲笑出來,隨后又天真地問道,“怎么會是缺德的想你啊?”

  陶姚道:“世上最愛我的爹娘已經往生了,剩下對我懷有善意的人都在眼前,那不在眼前的豈不是缺德的?”

  她沒有明指,衛嬌杏的性子被父母養得單純了,不會想太多,韓大夫這個中年人卻是一下子就聽明白了,昨天領陶姚離開陶有財家時的情形掠過眼前,莫非陶有財那家子會出什么幺蛾子?

  “小姑娘,若有需要我幫忙的千萬要開口,別自己硬撐著。”他鄭重道。

  這會兒他覺得自己有些魯莽了,本來帶陶姚離開陶有財家也是存了一番好意的,但顯然這舉動激化了陶姚與陶有財一家子的矛盾,依陶有財那婆娘方氏的為人作派,哪會輕易罷休?

  鄉下有些女人把錢看得很重,方氏就是這類人的代表。

  “韓大夫,謝謝你,我知道的。”陶姚回以同樣的鄭重。

  衛嬌杏眨了眨眼,“你們在說什么啊?我怎么有聽沒有懂的?”

  “這個啊懂不懂都無妨,來,吃塊糕點。”陶姚將桌上擺著的江米糕拈上一塊塞到衛嬌杏的嘴里,這是韓大夫帶來的。

  鄉下地方講究禮尚往來,韓大夫昨天在衛家吃了頓好的,今兒個就帶了些糕點當回禮。

  江米糕雖然不是多貴重的東西,但也不是時常都能有得吃,衛嬌杏忙用手擋住多出來的那部分,小嘴像倉鼠吃東西一般細細地嚼著,顯然是舍不得太快吃完。

  陶姚這才笑瞇瞇地看向韓大夫,“紙墨都帶來了嗎?”

  “帶來了。”韓大夫忙把身邊的另一個包袱遞給陶姚,“這是文房四寶。”

  陶姚接過來,提著頗重,應該是硯臺這東西占了重量,打開一看,果然是這玩意兒最重,紙張也有一沓,份量并不輕。

  “這紙你別省著用,寫錯了就扔掉,別為我省這個錢。”韓大夫擔心陶姚怕寫錯浪費紙張心里會有負擔,遂還是提前說一聲,讓她放開手腳去寫。

  “我知道了。”陶姚點點頭表示自己心中有數,“擇日不如撞日,今兒個我的病情也恢復了七七八八,這就開始吧。”

  這么快?

  韓大夫意外地挑挑眉,陶姚的行事風格有點雷厲風行啊,本以為她還會再休整個一兩天才會開始。

  衛嬌杏這會兒已經吞下了一塊江米糕,忙起身道,“陶姚姐,我帶你到我大哥的書房去,他那兒的環境是全家最好的地方。”

  韓大夫此時有些遺憾,“我很想留下來第一時間看到你默寫的醫書,無奈我待會兒還要去陶有財家看看他家大郎的腿,村里也有病人還等著,算算時辰,估計晚上時分我方能過來。”

  “韓大夫先去忙,等你今晚過來我估計能寫下幾頁了,你到時候能看得更痛快些,省得在這兒巴巴地看著我寫。”陶姚打趣了一句。

  毛筆寫字的速度快不了,而且她還要盡量不出錯,雖然韓大夫說過不限紙張,但都不是富裕的人,文房四寶哪一樣都不便宜的。

  在這古代,培養一個讀書人那幾乎是要舉全家之力的,看看衛娘子家中就知道了。

  衛娘子夫妻收入都應該不錯的,長女衛嬌紅去年就出嫁了,次子在木工家當學徒也不在家吃喝,就只有一個小女兒在家幫忙做些家務,不過看她家的生活水平,還是偏低的。

  韓大夫離去后,衛嬌杏就拉著陶姚往書房而去。

  衛家長子這書房并不大,但是推門進去就看到里面有盤栽當擺設,靠墻的那一面有一個小小的書架,只不過書架上擺著的書不多,除此外還有一張木質一般的書桌與椅子,桌上擺著文房四寶,筆架上還掛著兩支毛筆。

  地方雖不大,卻五臟俱全,打掃得一塵不染,而且看起來布置得頗文雅。

  陶姚一抬眼就看到墻上掛著的字畫,一時興起上前看了個仔細,這字畫算不得上乘之作,再看落款之處,寫著衛勉,應該是衛娘子長子之名字,拜第一世的傅鄴所賜,她對字畫還是懂一點的。

  那時候的傅鄴看她對讀書寫字這些文雅之事感興趣,也為了她能打發在內宅的時間,弄了不少名家字畫來送給她,她那會兒哪懂得欣賞這些東西,初時接到時還覺得手燙得很,留下不是,扔也不是,總之都快恨死傅鄴了,覺得他是有心要看她笑話,為此還與他慪氣了好長一段時間。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那會兒是既自大又自卑,終歸不是心甘情愿,所以看什么都帶了有色眼鏡。

  后來百無聊懶之際,她也打開那些字畫研究了一下,總比看才子佳人的小說要強得多,或許是因為自身經歷的原因,她對那些小說嗤之以鼻。

  名家字畫欣賞得多了,水平自然也就提高了,多多少少也懂一點里面的行行道道,尤其是傅鄴這廝很喜歡好為人師。

  “你看這幅畫,濃淡錯落有致,讓人如臨其境,濃處須精彩而不滯,淡處須靈秀而不晦,要做到濃中有淡,淡中有濃……”

  耳旁似乎響起傅鄴教她評論字畫時的聲音,他的聲音有著濃厚之感,聽起來又帶有幾分清洌冰冷,總之是很有個人特色的聲音。

  “陶姚姐,我娘今兒個到鄰村去接生了,我爹一大早就挑著貨擔出去了,中午就我們倆吃,你想吃什么?我待會兒去弄。”


  (http://www.jjjdrl.live/a/74/74223/86371925.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