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你瞳孔有光 > 第二章 “生日快樂,白歌”

第二章 “生日快樂,白歌”


  銀發少年一路疾馳,拐了半天拐到附近的一個小工地上才剎了車。

  眼鏡男從車上跳下來,用手隨意地捋了捋被風凌亂的頭發,開口道:“老白,我為了你也真是豁出去了,這種事兒我真的是第一次做出來,你看……”

  “行行行,知道了,下次一定請你吃飯。”銀發少年不耐煩地打斷他,臉上卻是藏不住的喜悅。

  “記住你這句話了,等你請我。”眼鏡男拍了拍他的肩,又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放在前面的熊,轉身往工地走。

  銀發少年笑著揮揮手,比劃了一個“再見”的手勢。

  銀發少年繼續向前。

  那只布朗熊安靜地坐在小破車前,雖然包裝袋有些臟了,但好在沒有破損,上面印的少女心小碎花依然清晰可見。

  車子在夜色中越行越偏,迎面而來的涼風吹過少年單薄的身體,劣質的白短袖在風中獵獵作響。

  小破車最終停在了一個老舊小區的門口。

  銀發將車子推到了一個較為隱蔽的地方,小心地鎖好,像對待功臣一樣輕輕拍了拍它不知道被用多少圈透明膠纏過的車頭,然后抱起大熊,穿過臭氣彌天,黑水橫流的露天垃圾堆,向小區內部走去。

  其實剛開始小區也沒這么破,只是后來住習慣了也懶得搬了。

  ――更重要的是,不用掏房租。

  他熟門熟路地走上銹跡斑斑的鐵樓梯,用鑰匙打開了陳舊得有些變形的防盜門。

  里面的燈亮著,但屋里還是很昏暗。有風吹來,窗頂上的小排氣扇就跟著呼啦啦轉幾圈。

  少年四周環顧了一圈,他知道家里有人。

  最里面小隔間的門虛掩著。他輕手輕腳地把布朗熊放在門邊的地上,防止塑料袋被自己弄出過大的聲響。

  他放慢動作,盡可能輕地推開門,門卻還是不可避免地發出了一聲壓抑的“吱呀”聲。

  一股顏料的味道撲面而來。

  眼前的少女長發披肩,微微地傾斜著身子,認真地在畫板上描繪著什么,白皙的小臉配上專注的神情,說不出的好看。

  聽到聲響,她直起身來,扭頭看向少年,順手把額前的碎發別到耳后。

  “哥,你又不敲門。”少女嗔怪道。

  少年連連道歉:“我的錯我的錯,下次一定注意。”

  他認真地欣賞了會兒畫,然后又將視線收回到少女身上:“我給你準備了驚喜。”

  在少女將信將疑的目光下,少年退到隔間門口,再次進來時,懷中已經多了一個半人高的棕熊玩偶。

  “生日快樂,白歌。”

  沈棋直到坐公交車的時候才想起來兜里那張卡片。

  他習慣性地刷公交卡付錢,結果刷了半天愣是沒聽到“滴滴”的提示音。他低下頭,才發現自己拿的一直是那張“參與獎”。

  他又全身上下摸了半天,竟然連個零錢都沒有。當時出門前一摸兜,以為公交卡在兜里,也就沒太在意,誰曾想是昨天抽的那張。

  “……操。”

  最后他在司機師傅質疑的目光下,一臉尷尬地掏出手機掃了款。

  清晨的公交車上沒什么人,沈棋找了個座位,靠在窗邊,這才打量起手中的“參與獎”。

  乍一看上去好像是張撲克牌,正面斜對角上印著銀色的“Joker”,但它不是紙質的,通體烏黑,對著車窗透過來的明暗不定的光線看,啞光的黑倒是顯得很高級,應該是某種磁石的材料。四個磨圓的角上還鑲著燙金花紋。中間印的圖案像是一個女戰士,帶著頭盔,一手提劍一手握盾,眼神凌厲。

  背面則是說不上來的某種神秘復雜的花紋。

  掂著怪有分量。

  沈棋把手掌貼到牌面上,涼絲絲的,還能感受到所有線條凹下去的紋路。

  暗紋?這也太精致了吧。

  兩塊錢抽到這個雖然沒什么卵用,但光從做工上來看,貌似還挺值的。沈棋由衷地感慨。

  公交車平穩地行駛著,不時因為路面不平而上下晃動幾下,窗外的建筑物漸漸變稀,綠化漸漸多了起來。陽光不再是透過稠密的樹葉打下的幾個搖擺不定的光點,于是車廂內又明亮了許多。

  一路上的景物沈棋都很熟悉,他知道車子已經遠離了市中心,向郊區駛去。

  圖書館是沈棋周六常去的地方,它坐落在市區靠邊一點的位置,離三環比較近。由于周邊住的人也不多,所以館內也較為清凈。不過這些并沒有影響它的規模,它藏書很全,裝修的也很雅致。

  沈棋覺得,如果不是寫作業,平時在這兒坐一坐也是很呆爽的,尤其是這兒還有家里沒有的單人軟沙發和令人愉悅的窗明幾凈。

  現在,沈棋就坐在閱覽室的大桌子前,跟英語卷子相面,相得出神。

  萬惡的英語。沈棋在心里默默痛恨著自己的無知。

  可又沒辦法。他放下筆,伸了個懶腰,習慣性地拿出手機準備拍照翻譯,剛劃開鎖屏,又想起來英語老師前幾天剛警告過他不要老拿手機查翻譯。

  “用詞典查單詞印象更深刻,然后要根據自己的理解去翻譯句子,這樣才能有所提高。你要是再這樣下去,你的英語成績就一直這么爛。”英語老師在辦公室里一臉嚴肅地對他說。

  算了。他站起身,準備去找本英漢詞典。

  工具書的位置比較靠后,書架塞得也比較滿。看樣子借這種書的人不多,畢竟幾乎人人家里都有。

  “找到了。”沈棋驚喜地低呼一聲,一手使勁撥開旁邊的書,另一只手艱難地把那本大詞典抽出來。

  一股微微的電流從左手指尖傳過,他并沒有注意到。

  沈棋拿著詞典往回走,冷不丁好像聽到后面有人叫了一聲“小哥哥”,是個小女生的聲音。

  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吧,沈棋也沒回頭看,繼續往前走。

  “小哥哥!”這一聲比上一聲更清晰一些,沈棋確信自己沒有聽錯,旁邊也沒什么人,應該是叫自己的。

  他回頭看了看,沒有人。

  還是自己聽錯了。

  他正準備扭回去,又聽見那聲音道:“別看了,在下面,你剛剛拿書的那個地方。”

  沈棋笑了出來,到底是誰,明明不認識,還要蹲在書架后面和自己玩捉迷藏,真是挺無聊的。

  “出來吧,我都看見你了,別躲了。”沈棋邊往里走邊說。

  “真的嗎?那快把我拿出來吧!”那聲音驚喜道。

  “拿出來是吧?”沈棋正準備接話,突然愣住了,“你不是――”

  那聲音好像知道他想問什么,答到:“對啊,不是人,是書。怎么,剛還摸過人家呢現在可就不記得了,你是個渣男吧?”

  沈棋心中震驚,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難不成最近學習壓力太大,出現了幻覺?他是真沒見過這世界上還有會自己說話的書。

  他有點兒緩不過來,腦袋有點發懵。

  離得最近的兩排書架間也沒有人,沈棋頓時冒了一身冷汗,腿都有些發顫,萬一對方不是個善類,自己被害了,求救都沒辦法。

  而且這不會是做夢吧?自己又寫著英語卷睡著了?

  沈棋想起之前在書上看到過的檢驗是否在做夢的方法:“閉眼視物、捏鼻呼吸、扳指如泥”,他深吸一口氣,嘗試了一下。

  閉上眼睛,看不見東西;捏著鼻子,不能呼吸;扳指的話――

  “嘶,疼。”沈棋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是做夢。

  “磨嘰啥呢?還不快過來?”那聲音催促道。

  沈棋緩了緩神,應道:“哎,來了來了。”

  沈棋走回了剛才拿書的地方。

  “對,就這兒。”它繼續指揮道,“低頭往下看。”

  沈棋停下腳步,向下面那層書架看去。

  “……《漢語大詞典》?”

  “誒呀不是,再往右邊那個。”

  右邊那個?沈棋往那看去,一個騷粉色封皮的書不倫不類地夾在一堆工具書中間,怪顯眼,不過不仔細看還真注意不到。

  “《九萬個……為什么》?”沈棋試探地問。

  “對!就是我!”那聲音興奮道,“有沒有被我美麗的外表吸引到?”

  還真是厚顏無恥。沈棋在心里鄙視。不過先前的恐懼此刻已經一掃而空了。

  


  (http://www.jjjdrl.live/a/77/77616/470806695.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jjjdrl.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